四年豌豆豆,一个小句点
发布时间:2018年12月11日       发布者:吴宏皓       查看次数: 1561

 

华二有个豌豆豆
——浅谈品牌建设和班级归属感
华二初中 吴宏皓
 
“治大国如烹小鲜”,反过来说,烹小鲜也要像治大国一样精心设计。班级建设其实就是一个国王游戏,需要规章制度、人事安排、民主选举等诸多事务。但,作为初中班主任,我认为塑造班级品牌,形成班级归属感,是班主任工作中的头等大事。
2018年6月毕业典礼结束,师生洒泪惜别。当晚一位家长把自己儿子当晚睡觉的照片发给我——是她儿子抱着“豌豆豆”靠枕入眠的样子,这是豌豆豆中队的学生对抗毕业离别的方式。显而易见,豌豆豆这个概念已经深深烙在这位学生的心里。“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”,无论聚散,是一种班级的归属感营造了一片精神的港湾。
在华二初中工作过的老师、学习过的同学、甚至一些家长,大多都知道华二有个豌豆豆。豌豆豆是华二初中中队建设的典型代表之一。现在,我就主要以豌豆豆中队的建设为例,浅谈一下品牌建设和班级归属感的关系。
 
一、逻辑起点
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在1943年提出“需要层次理论”,他认为,“归属和爱的需要”是人的重要心理需要,只有满足了这一需要,人们才有可能“自我实现”。近年来,心理学家对归属感问题进行了大量研究,现在认为,缺乏归属感的人会对自己从事的工作缺乏激情,责任感不强;社交圈子狭窄,朋友不多;业余生活单调,缺乏兴趣爱好。
小学生升入初中,原有班级归属感学校归属感大幅度地削弱,必须建立新的归属感。在小学毕业的暑假,这个归属感是宽泛的某某学校的归属感,但一旦开学,一旦走进不同的班级,则需要建立以班级为单位的归属感。
归属感是个体对集体的认同,是自觉自愿地把自己划归为这个集体的心理活动。有一个“集体”存在,是产生归属感的前提条件。但,目前的几年级几班只是一个空壳,是一个代号,实际上,学生是“无集体”可归属,或者说难以深刻地归属到一个集体,只能肤浅地知道“我是几年级几班”的学生,这样的归属感是无效的归属感。
传统的归属感的确立是建立在班级和班级的竞争、对抗、合作当中的,是基于立场选择而产生的归属感。“我希望几年级几班胜利,我愿意为几年级几班付出”,这是一种天然的归属感,是无需老师的作为即可产生的归属感。这就好比生而为中国人,自然爱中国一样,无需教导,即可产生的爱国热情。这样的归属感是班班具备的,是无法让学生进一步产生自己的班级最棒,自己的集体有相对优越感的归属感。更不要说,从立身做人的高度来产生归属感。
作为德育工作的主要负责人,班主任需要从更高层次来建立班级归属感。这个高层次体现在高度的身份认同和价值认同。这就需要班主任在“几年级几班”的基础上,丰富这个集体的内涵,让学生在天然归属的前提之下,多一层价值归属。
综上所述,新入校的学生心理上需要构建认同感,班主任工作需要提供一个值得归属的集体。班级品牌建设来实现班级归属感,这是本文的逻辑起点,也是新接班班主任工作的起点。
二、品牌设计
中队命名是我们华二初中德育工作的一项传统,也是一大特色。既然中队有自己的名字,那么何不干脆创立自己的品牌?过去四年我创办“豌豆豆”班级品牌,我也成了一个品牌创意和经营品牌的初创有其原则和规律可循。
(一)名不正则言不顺
“几年级几班”这种毫无辨识度的班级名称是不利于引发学生的归属感的,取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是品牌设计的第一步。班级名称并不是随意命名的,取得不好,就无法长期深入地打造经营班级品牌。
一般来说,班级名称和班级“几班”要有一定的相关性。比如,1班,“one”班,谐音就是“豌”,豌豆豆由此得名。稚嫩的青豌豆挤满一个豌豆荚,横着看,是汉字的“一”,竖着看是阿拉伯数字“1”。在读音和字形上,“豌豆豆”和“1班”有着强烈的相关性。再比如,“4ever”很适合“4班”,和“Forever”谐音;“鹿鸣”取自《诗经·鹿鸣》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”,“鹿”谐音“6”、“陆”,作为“6班”的名字正好。但无论怎么取名字,最好和自己的班级有一定的相关性,避免牵强附会。
另外,班级的品牌名称最好有一定的文化渊源,从文化积淀的角度看,班级品牌有传统文化的烙印,恰似一个钩子,可以带出很多相关的文化内涵来。也有利于学生从文化的高度来建立归属感。比如,豌豆豆的文化内涵是,希望孩子们长成蒸不烂、煮不熟、槌不扁,炒不爆、响当当一粒铜豌豆。外表圆润,善处世,和长者处则恭顺,和同龄处则坦诚,和小狗处则天真,和书本处则静谧;而内心如金灿灿的铜,兼具钢铁之坚强,又无钢铁之卑贱,兼具黄金之高贵,又无黄金之软弱。
最后,品牌名称最好是一个形象化的事物,不要用抽象的概念的事物。这牵涉到后期的视觉系统的设计,取名的时候应该预先留有这个便利。
总之,有了名字,就有了品牌;有了品牌,就有了可以归属之处。——名正,所以言顺。
(二)视觉识别系统
人对外界事物的把握,首先是视觉的把握。建立班级品牌,就要建立一个视觉系统。这就需要班级名称本身具有形象性,借助形象设计和转化成班级的班徽、吉祥物等等。如:豌豆豆的班徽如下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班徽的设计是很值得运作的事情。一方面,班徽要有一些要求;另一方面,也是更重要的是,班徽应该让全班学生一起设计,家长也可以参与其中。然后将诸多方案提供给学生,再投票决定。这个设计、遴选班徽并进行奖励的过程本身就是建立归属感的过程。
视觉系统成为系统,不是仅仅设计班徽这个简单。视觉系统是一个色彩、形状、意义、功能的系统。比如豌豆豆的色彩选取的是豌豆的绿色和本年级的年级色,即红色,为班级色彩方案;选取了豌豆荚的形状作为吉祥物,圆形作为班徽轮廓;含有四年同窗,共同在华二度过之意,还嵌入了“不只有我,还好有我”的班训。
当然,既然是系统,则有更强的功能性,运用场景,这在稍后阐述。
 
(三)理念层面设计
品牌设计的表象是名称和班徽,这是图像层面上的设计,还要有抽象意义上的设计。其中比较重要的包括“班徽”、“班呼”、“班规”。相似的道理,这些设计要让学生和家长参与,让他们来创建,让他们来做主,最后得出比较一致的答案。当然,遇到学生的能力不够的情况,班主任可以在走完上述流程之后,再提出自己的方案,或者提出其他专家的方案,第二次把选择权交给学生。班主任要力图做到,班集体的上层建筑不仅是老师设计的,更是学生设计的,这是归属感的精髓所在。
豌豆豆的班训是“不只有我,还好有我”,班呼是“咕噜咕噜豌豆豆,耶”,班规是“豌豆豆三字经”。
 
上图正上方为班训。
 
上图为班级的三字经班规。此班规经过多届学生修改,学生基本上都够背诵和理解。
总之,班级品牌的设计,要从视觉等感官出发,以文化底蕴为根本设计。文化属于一个比较深奥的范畴,此处不作过多阐释。
 
(四)家校命运共同体
班级品牌设定不能局限于学生,要包含老师;不能仅包含老师,还要包含家长。学生、老师、家长,三位一体构成一个“命运共同体”,这以来,认同感不只是学生的认同感,还包括老师和家长的认同感。所以,在品牌设定的时候,最好考虑进去。
以豌豆豆为例,学生是需要成长的“豌豆豆”,那么班主任就是呵护学生的“豌豆荚”,而家长就是提供营养和支持的“豌豆藤”。下图为结构图。
 
    毫无疑问,构建班级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也就是增强归属感的过程
 
三、品牌经营
(一)广泛地使用
作为视觉图像系统的班级品牌,要像商人一样敏锐,要把自己的商标广泛地运用到学校、家庭、社会的方方面面。在学校里,用于布置教室、参加主题班会、运动会入场式、参加社会实践等诸多方面。
 
以上三图,左一是毕业航拍的“豆豆”集体照,左二是别着班徽的生活照,左三是运动会入场式排练用豌豆豆抱枕摆出“豆”字。
 
不要小看这一个做法,当一个信息被反复使用,融入到生活的诸多细节,这个细节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家长做的生日蛋糕、学生科创课3D打印的豌豆豆、T恤上印刷的图案、书包上的小挂件……都渗透着班级的符号系统。
可以看见、可以触摸、可以佩戴、可以点缀,成为班级品牌的经营关键。而这一点和迪士尼、漫威电影等的经营之道,在展示上并无差异。
重要的是,要有使用注册商标一样使用班级Logo的习惯和意识,并不断实践和练习。
 
(二)挖掘家长资源
作为生命的共同体,利用好家长,本质上就是丰富班集体的品牌内涵。豌豆藤,在这个体系中式有营养支持的作用的。家长的资源是非常丰富的,会做机械制造、懂得法律法规、善于插花茶艺、制作传统食物、深谙国学知识……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开辟晨会讲堂、参加主题班会、开设选修课程等。
越来越多的家长参与到学校的教育中来,说明他们对学校有归属感,因为有归属感,更多的家长参与进来。真正做到“豌豆藤”提供能量的意义,然后良性循环。
 
 
(三)社会实践
归属感最强烈的时候是到一个更大的范围,和差别更大的群体形成反差的时候才尤为明显。所以把班级带入社会,参加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,是可以提升学生的归属感的。
这四年来,豌豆豆中队有一起采摘农家乐,也曾一起步行走徽杭古道,也曾去三山岛进行团建,一起去英国、去美国、去澳洲,也曾一起去看话剧听音乐会,尤其是邀请台湾慈济的志愿者培训学生,避免打扰伤害到老人,然后才去马陆敬老院给老人们过集体生日,表演节目,亲切互动。这些活动都是豌豆豆这个集体来完成的,成为这个集体的一部分而存在,身份意识自然不断地得到强化。
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活动大部分都是家委会组织的,并没有增加学校的安全责任;这些活动也是班主任知道的,有着很好的协商和沟通的,并没有完全做甩手掌柜。这个度的拿捏是非常重要的。
    
上图为豌豆豆去马陆敬老院给老人们过集体生日。
 
(四)毕业后维护
毕业不是一个品牌的终结,而是又一次新的出发。毕业之后,可以做两件事情:一是发动班委继续做一个集体活动,可以回母校,可以入社会;二是回馈母校,和许多发达国家一样,营造一种捐赠文化。
就第二点而言,四年来,豌豆豆中队一直在为学校做捐赠。比如校门口的太阳能路灯、图书馆的中国传统文化大全、辽宁舰和天宫一号模型、发泄室的发泄沙袋、勉励学生珍惜时间的日晷(拟)、毕业生陈梓杰给母校捐赠一万元奖学金等。
这些很富荣誉感的经历,会激发校友们时刻惦记母校,在长长的岁月里,还是活在豌豆豆的身份里。
 
结语
老师可以是经营者,是品牌的经营者。无论是创造一个品牌,还是经营一个品牌,在教育领域都有很多值得挖掘的内容。教育回到根本,还是要以学生为本,而班级的品牌建设确确实实可以极大地提升学生的班级归属感,甚而至于,提升教师的归属感,家长的归属感。而且,品牌经营也是班主任工作的一个抓手,许多杂乱无章的工作也会因此变得有条有理。
班级品牌建设,这个可以有。

友情链接: